風水改造之路 3 家族業力太沉重

台南還有超多事情等著我回去處理,為了家人放下手邊工作回彰化,卻受到這麼大的委屈,悲傷到我真的想乾脆一走了之,立刻回台南。還好我沒回台南,因為媽媽真的需要我,二弟的任性易怒及三弟的幼稚無知,我真的很怕媽媽倒下去,我再多留一天吧!

 


我家的兩顆不定時炸彈

爸爸倒下後,一厥不振,我更要打著信心鼓勵爸爸及照顧媽媽,但家中還有兩顆不定炸彈,我兩個弟弟都是問題人物,三弟有癲癇,所以頭腦常常不太清楚,而二弟有糖尿病,而個性相當任性幼稚,這讓我真的無奈至極。

 

2019年8月10日星期日,我從復健醫院接爸爸回家,先送爸爸去作全身推拿,輪椅下車後,由於市區太難停車,加上小耶又在車上睡著了,就索性把車開回家讓小耶睡覺,而我也可以休息。

 

回到家時,卻發現該放在原處的大門鑰匙卻不在,必定是三弟出門忘記把鑰匙放在原處,而打三弟的手機都不通 (又被他封鎖來電了),只能將車停在門口休息,我也是累倒在車上,無奈太陽斜射入車內,車內駕駛座也很難睡,小耶滿頭大汗,一下子就哭醒了,雖然我超級累,也只能挨著疲累再把車開到市區去找車位,無奈至極。

 

無奈也只能忍耐

稍晚,爸爸作完推拿回到家中,我跟三弟講東西(鑰匙)用完都要放回原處,結果他瞬間爆怒,轟天震耳的吼叫,作勢要打我,媽媽立即要我快逃,不要再與他爭辯下去,我什麼也沒作錯,卻因三弟生氣,我就要忍氣吞聲地離開。我被鎖在門外,竟還要挨揍? 實在吞不下這口氣,但看著媽媽眼中的恐懼,因為她知道三弟真的會出手打我,我只能離開。

 

站在外面圍牆邊,看著龍陷的大片農田,正好位於東邊就是 戊土擊刑 ,我家風水真的很不好。而我心中諸多的不滿與難過,都只能自己忍下來,我被關在門外,卻還要吞下這口悶氣,真的很想哭。

 

家中爸爸中風已經夠慘了,三弟還這麼不懂事。而二弟也在隔天對媽媽發飆,大吼大叫,只因為他自己處理不了離婚的事,他自己沒錢又好吃懶做,然後又被老婆吃死死的,他的婚姻狀況比我還糟糕,所以我跟我二弟有相同的問題,很明顯就是家族陰宅有問題。

 

寫到這裡心中的壓力真有如千斤頂,深深覺得家族業力真的很重。不能哭,懦弱是解決不了事情的,我真的要趕快處理祖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