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變了奇門獸醫之後,總有各種奇葩事出來。友人有隻松鼠快死了,讓我緊急處理,反饋立馬有點精神。 今天回到北京, […]